• <xmp id="sksiy"><menu id="sksiy"></menu>
    <xmp id="sksiy"><nav id="sksiy"></nav>
  • <nav id="sksiy"><code id="sksiy"></code></nav>
  • <nav id="sksiy"><strong id="sksiy"></strong></nav>
    力賓醫療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多地醫療機構止血帶曝多次使用:有的已發黑

    網責任編輯:力賓醫療 www.riedman-danglercounseling.com已被瀏覽:6711 次2018-4-11【

    編者按 止血帶是臨床為患者進行靜脈穿刺、注射、抽血時常用的器具,使用頻率頗高,因直接與患者皮膚接觸而帶有大量病原菌。如果未經消毒就重復使用,容易導致醫源性交叉感染。2006年出臺的《醫院感染管理辦法》規定“接觸皮膚、粘膜的醫療器械、器具和物品必須達到消毒水平”。本報5月18日刊發的題為《不潔止血帶破了“綁規”》的報道,曝光了北京部分三甲醫院醫護人員在使用止血帶時未嚴格執行“一人一帶”操作規定的情況。記者在采訪中還發現,止血帶未經消毒就重復使用問題并未引起一些醫護人員及患者的重視。這一現象是否普遍?本報為此專門組織部分地方記者展開了調查。

      濟南個別止血帶已發黑

      ■本報記者 王照重

     5月21日,濟南市中心醫院兒科護士在給患兒抽血時未做到“一人一帶”。 王照重/攝 5月21日,濟南市中心醫院兒科護士在給患兒抽血時未做到“一人一帶”。 王照重/攝

      5月20日、5月21日,記者在山東省濟南市多家醫療機構走訪調查發現,止血帶重復使用的情況很常見,不僅患者對“一人一帶”的規定不了解,就連部分醫務工作者對此也并不重視。

      5月20日,記者來到山東大學第二醫院一樓門診采血處,看到幾名患者正在排隊采血,護士熟練地核對患者姓名、捆綁止血帶、對采血部位消毒、抽血送檢。采血過程結束后,護士會把用過的膠管止血帶放進一個盒子里,下一名患者再來采血時,再從一個袋子里抽出一根“新”的止血帶使用。

      隨后,記者又來到山東大學第二醫院兒科門診處,幾名兒童患者在家長的陪同下在門診輸液室排隊等待輸液。記者注意到,正在給一位小患者扎針輸液的護士身旁的手推車上擺著一個裝滿了膠管止血帶的塑料(9300,15.00,0.16%)袋。在輸液過程中,該護士做到了“一人一帶”。

      5月20日下午,記者又走訪了山東省千佛山醫院、武警山東總隊醫院、濟南市中心醫院3家三級甲等醫院,除了濟南市中心醫院兒科門診處重復使用止血帶外,其余醫院做到了“一人一帶”。 記者當天下午在濟南市中心醫院兒科門診處觀察了約半小時,發現一位護士將一根膠管止血帶連續給3位患者使用。

      5月21日,記者又采訪了濟南市歷城區中醫院、濟南市歷城區洪家樓街道辦事處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濟南市歷城區張田診所,這3家醫療機構醫護人員在給患者采血或輸液時均未做到“一人一帶”。在濟南市歷城區中醫院的輸液大廳,護士操作臺上就擺放著一根膠管止血帶,誰來輸液都使用這一根。而在濟南市歷城區洪家樓街道辦事處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濟南市歷城區張田診所,由于使用的次數太多,本來淺黃色的止血帶的顏色已經有些泛黑了。在濟南市中心醫院,記者以患者家長身份問兒科護士:“這一根止血帶多次重復使用能行嗎?”“都是小孩子,沒皮膚病,沒關系!睂Ψ酱鸬。濟南市歷城區洪家樓街道辦事處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輸液室的護士告訴記者,她用的那根止血帶用的時間很長了,用壞了才換。

      南寧“新舊”混用

      ■黃詩稀 本報記者 顧艷偉

      5月18日至5月20日,記者對廣西南寧部分醫療機構執行“一人一帶”規定情況進行了了走訪調查,發現部分醫療機構并未嚴格執行該規定。

      5月18日下午,記者在南寧市第六人民醫院看到,輸液室內坐了將近十個病人,輸液室入口的右側的操作臺上,一個長方形的粉色塑料籃子里裝著十幾根膠管止血帶。在給患者輸液前,護士就從塑料籃子里取出一根止血帶,用完后再放回去。用過的止血帶和沒用過的止血帶混在一起,待下一位病人輸液時,護士又隨意地從籃子里拿起一根止血帶繼續使用。一位母親帶著剛輸完液的孩子從輸液室出來,對于記者問其是否注意止血帶的消毒情況時,對方回答:“哎呀,我印象中都是這樣重復用的啊,就那么一會兒工夫,應該也沒什么大問題吧!

      5月19日,記者在南寧市西鄉塘區火炬社區衛生服務站及仁愛門診等醫療機構暗訪時也發現,這些醫療機構的醫護人員在使用止血帶過程中未做到”一人一帶”。

      記者在南寧市走訪調查也發現,也有部分醫療機構嚴格按照“一人一帶”規范要求來使用止血帶。

      5月19日,在廣西民族醫院的輸液室,待用的膠管止血帶被放在操作臺的一個抽屜里,當有病人要輸液時,醫生就拿出一根止血帶扎在病人手臂上,使用完后直接放入另一個紅色小塑料桶內。

      南寧市第八人民醫院的情況也比較好,護士在為患者輸液時都能做到“一人一帶”。該院的一位護士告訴記者,“止血帶都是消毒過的,一人一根,用后會統一回收進行集中消毒”。

      5月20日,記者在廣西區人民醫院二樓輸液室調查時看到,該院醫護人員在使用膠管止血帶時,也將使用過的及未使用的分開存放。該院感染控制科副主任唐玉梅告訴記者,該院每天使用的膠管式止血帶在700根左右,對使用過的都會集中用含氯消毒劑進行消毒,然后再進行烘干處理。

      沈陽患者默認一人多帶

      ■本報記者 王文郁

      記者了解到,早在2006年,為動員廣大市民一同參與評選“全市十佳醫院”活動,遼寧省沈陽市衛生局曾公布15條就醫情境標準,請市民對醫療機構的醫療行為進行監督。其中,第五條情境是“護士在為您抽血時,是否做到一人一針一管一止血帶一消毒”。一晃六年過去了,這一規定的落實情況如何呢?5月19日、5月20日,記者在沈陽市選取3家醫院就此進行了調查,發現這一規定在執行過程中被打了折扣。

      5月19日午后13時30分,記者來到沈陽市第七醫院,看到一樓化驗窗口張貼了一張小告示——“抽血到2樓203室”。13時41分,記者隨同幾位患者和家屬走進抽血室。擺在抽血操作臺上有一根膠管止血帶,護士拿起來綁在第一位女性患者手臂上,抽完血后解開,隨手又把它放在抽血操作臺上。之后,護士又準備用那根止血帶往一位10來歲的小朋友的胳膊上綁,記者以小朋友親戚的身份問其是否應該“一人一帶”,護士看了記者一眼,隨手將止血帶放到身后的一個托盤中,從操作臺下方抽屜中拿出了另外一根止血帶。

      5月20日下午,記者先后來到遼寧中醫院和沈陽市兒童醫院進行了暗訪。記者在兩家醫院調查時均發現,雖然一旁備有多條膠管止血帶,但護士在實際為患者抽血、輸液過程中,并未嚴格執行“一人一帶”的規定。在沈陽市兒童醫院,一位護士在記者一再追問為何沒為患者換止血帶時,解釋說“忙忘了”。遼寧中醫院的一位護士對于記者質疑其為何不執行“一人一帶”的規定時,反問記者是什么身份,記者表明身份后,她隨口表示“采訪請找醫院相關部門”。

      值得一提的是,記者在沈陽市第七醫院和沈陽市兒童醫院發現有護士沒有做到“一人一帶”,當著患者和家屬的面就此提出了質疑,而患者和家屬對此卻沒有反應,默認了護士的做法。而對于“一人一帶”的相關規定,絕大多數患者表示沒聽說過。

      長春一次性止血帶多次用

      ■本報記者 李洪濤

      連日來,記者在吉林長春市多家醫院、血站設立的義務獻血屋走訪調查時發現,這些場所均未做到“一人一帶”,普遍存在重復使用止血帶的現象,有的止血帶因長期使用,帶體甚至都已臟得發黑。

      5月19日下午1時40分,在長春市中心醫院一樓門診靜點室內,幾位患者正在排隊等待輸液。記者注意到,女護士給一位70多歲的老大娘扎針輸液后,隨手將膠管止血帶放到了桌子上。隨后,一位年輕女子前來輸液,女護士拿起桌子的止血帶再次使用。在該院二樓的檢驗科采血室,記者看到了同樣的場景,幾條止血帶隨意地擺放在桌上,每當有患者前來采血時,女護士隨便拿起其中的一條止血帶使用。

      當天下午3點,記者走訪了長春市中心血站在街頭設立的幾處獻血屋。位于重慶路與人民大街交匯處附近的獻血屋由于地處市中心的繁華地段,每天接待很多義務獻血的市民。記者在該獻血屋看到,工作人員使用的膠管止血帶看上去很臟,帶體上有的部位已經發黑。記者對此提出質疑時,一位工作人員連忙拿起止血帶說:“我去洗一下!彪S后,記者又分別走訪了位于長春市中東大市場、長江路步行街的兩個獻血屋,發現其采血用的止血帶也都是重復使用的,同樣存在帶體很臟、有的部位已經發黑的情況。

      5月20日上午10時許,記者走進長春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一樓急診靜點室時,兩名護士正在為患者扎針,在這里,止血帶也是重復使用的。在二樓檢驗科采血室,一位護士稱,該院的止血帶是重復使用的,但定期會集中消毒。談到因何不使用一次性止血帶時,護士說:“一條幾元錢,成本太高了!

      10時30分,記者來到吉林省人民醫院一樓門診靜點室時,不由得眼前一亮。原來,該門診靜點室使用的是一次性止血帶。在護士的操作臺上,擺放著一盒乳白色扁平狀的止血帶。然而,記者觀察了幾個患者的輸液情況后,發現一次性止血帶在使用上并不是一次性,護士每扎完一個患者后,使用過的止血帶并沒有扔進醫療垃圾箱,而是重復使用了多次。面對記者的詢問,護士說:“只要不沾上血跡或者臟了,一次性止血帶就可以多次重復使用!痹谠撛憾䴓堑臋z驗科采血室,一次性止血帶也同樣是被重復使用的。

      11時20分,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門診靜點室內,很多患者正在排隊接受輸液。記者注意到,該院使用的是膠管止血帶,也是重復使用的。在三樓采血室,一位護士使用一條止血帶,一連為5名患者扎針輸液。她向記者表示,每天醫院有專門的人員前來取走這些當天使用過的止血帶,并進行集中消毒處理,然后再分發下來繼續使用。

      針對醫院重復使用止血帶的情況,記者隨機采訪了部分患者及家屬。20名受訪者中,15人表示不知道有一次性的止血帶,也不知道使用止血帶應該“一人一帶”。在吉林省人民醫院急診室,患者趙先生說,止血帶直接接觸患者皮膚,重復使用不衛生,確實應該“一人一帶”。

      福州“舊”帶收集桶成擺設

      ■本報記者 張文章

      5月19日至5月21日,記者對福建福州市區幾家醫院抽血室、輸液室進行暗訪調查時,發現醫護人員在為患者進行抽血或靜脈穿刺時,并沒有嚴格執行止血帶“一人一帶”的相關規定。

      5月19日上午9時許,記者來到三級甲等醫院福建省立醫院二樓抽血室。室外排隊等候抽血的有幾十人,患者依據排號順序依次進去抽血。抽血室內,3個窗口同時開放,3名護士正忙著給患者抽血。半小時內,記者依次觀察這幾個窗口使用止血帶的情況,發現雖然采血護士旁邊放置的膠管止血帶有幾十根,但一根止血帶往往要被多次重復使用后才更換。

      9時50分,記者來到該院三樓的輸液大廳,這里匯集了門診和急診的輸液患者。記者細數一下,輸液大廳正在掛瓶的患者有50多人。在靜脈穿刺輸液服務臺前,記者看到,3個服務臺僅有兩個旁邊擺放著寫著“臟止血帶”字樣的塑料收集桶,收集桶內分別放置3根和4根使用過的止血帶。3個服務臺上都隨意擺放著一根止血帶,每有患者前來,護士就拿起止血帶為患者捆扎胳膊。一名兒童患者因手腕血管太細,護士便對其小腿進行靜脈穿刺,于是那根重復使用過多次的止血帶便用于捆扎小腿。在記者觀察的20分鐘內,止血帶被重復使用多次,未見一名護士將使用過的止血帶放入“臟止血帶”的收集桶。11時30分,記者重返該輸液大廳,看見這兩個“臟止血帶”的收集桶內只多了兩根,一個從3根變成5根,一個依然是4根,而大廳里仍然擠滿了輸液患者。

      在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門診部,記者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在其二樓抽血室,5個窗口有4個窗口正開放著,記者觀察發現,每為一名患者抽血,醫護人員都使用“新”的膠管止血帶。醫護人員手邊放置有一大筐的止血帶。窗口醫生告訴記者,這些止血帶全部經過消毒,按“一人一帶”的規定,她今天已經用了幾十根。這名醫生說,多的時候,整個抽血室一個上午要用700多根止血帶。在協和醫院輸液大廳,幾個靜脈穿刺服務臺的護士操作也都符合“一人一帶”的規定。

      三級甲等醫院福建省人民醫院使用止血帶的情況也比較規范。5月20日上午,記者在該院輸液室看到,膠管式止血帶都放在密封的消毒罐中,當為患者進行靜脈穿刺時,護士才從消毒罐中取出止血帶。使用過的止血帶則放入另一側裝有消毒液的紅色回收桶中。護士賴愛珍告訴記者,膠管止血帶并非一次性產品,經過消毒、烘干后的止血帶可以重復使用。在該院抽血室,醫護人員每次用完止血帶,都自覺將其放入腳邊的紅色的回收桶內。

      5月21日上午,記者在三甲醫院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抽血室觀察發現,醫護人員均能按“一人一帶”規定進行操作,抽血室工作人員稱,這里一天至少要用五六百根膠管止血帶。但在該院輸液室,一名姓林的護士卻隨手用服務車上已使用過的止血帶給下一個患者使用。在三級乙等中醫醫院福州市中醫院輸液室,記者看到同樣的情景:使用過的膠管止血帶被隨意擺放在手推車臺面上,護士為患者輸液時,重復使用同一根止血帶。

      記者在采訪期間隨機詢問了多名患者,大多數患者表示對“一人一帶”的規定并不熟悉,對醫護人員是否嚴格執行“一人一帶”規定也不關心。

    543ev首页国产婷婷|日韩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国产在线精品无码二区二区|九九精品热国产九九精品|
  • <xmp id="sksiy"><menu id="sksiy"></menu>
    <xmp id="sksiy"><nav id="sksiy"></nav>
  • <nav id="sksiy"><code id="sksiy"></code></nav>
  • <nav id="sksiy"><strong id="sksiy"></strong></nav>